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牛一样的男人
牛一样的男人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牛一样的男人

「进来吧,我一个人住,这鞋是全新的。」

我一边说着,一边从鞋柜里拿出一双大号的拖鞋,放在门口。

  门口站着一个大汉,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然后脱下皮鞋,露出里面干净
的灰色袜子。很难想象,想他这样的糙汉子,居然是个很爱干净的人。

  他叫牛雄,是我在健身馆里认识的人。他在健身馆很引人注目,因爲他实在
太壮了,几乎有两个人那麽宽,皮肤黝黑,浑身都是怒龙般虬结的肌肉块,手臂
之粗壮,简直就是在对「胳膊拧不过大腿」这句话的嘲笑,胸肌像是两块厚实的
坦克装甲闆,边缘是暴凸的肌肉纤维,提醒着人们这是鲜活的肉筋,六块腹肌棱
角分明,胯下鼓鼓囊囊一大坨,不知里面装着多大的货,两条腿如同两根顶着房
梁的肉柱子,肉柱上是大块大块的肌肉,小腿上的腱子肉几乎比一般人的大腿都
粗。

  我所在的健身馆一般都是些跟我一样的白领,而他应该去拿健美冠军才是。  

一来我对他有些好奇,二来我平时也有些孤单,而他强壮的身体也让我心跳
加速,毕竟正是三十如狼的年纪,所以我就跟他攀谈了起来。

  事实上,我并不介意和他发生些什麽。

  一来二去,聊了几次,熟悉了之后,我知道了他叫牛雄,一个烂俗甚至是难
听是名字。知道他今年三十二岁,让我惊奇的是,他居然这个年纪了还没结婚,
当我问及原因的时候,他憨憨地笑笑,含煳过去。当然,我也跟他说了一些我的
事情,比如说我跟我前夫的事。

  今天,我说请牛雄来我家里吃顿饭,他有点心领神会的意思,想了想,还是
答应了。

穿好拖鞋,牛雄走进客厅里,四处看了看,说:「平时都是一个人过吗。」

  「是啊。一个人呆久了,有时候会有些孤独感。」我给他倒了杯水,放在茶
几上。我们坐了下来。

  牛雄有些感慨,「始终还是有个家好,我也是一个人惯了,中间的滋味我也
知道点。」

「知道苦还不找个老婆?」我取笑他。

  他也笑道:「你不也是一个人吗,三十多岁的单身,总是有点理由的 」

  又聊了几句,我站起身来,说:「想看电视就看,电脑在我卧室里,想玩就
进去玩,我现在去做饭。呵呵,不用太客气,也没别人,当自己家就好了。」他
应了一声。

  我炒了几个小菜,烧了点红烧肉,然后吃了一顿久违的双人餐。期间我问牛
雄用不用喝点酒,他说他不抽烟不喝酒,这倒是让我非常惊讶,不抽烟的男人已
经很少见了,不喝酒的更是几乎没有,我本来以爲他会来上半斤呢。

一边聊天一边吃饭,我注意到牛雄是不是伸手去抹头上的汗,现在正是夏天,
只不过还没到最热的时候,我一个女人倒是不觉得,他似乎有些热了,边说:
「热的话,就把衣服脱了吧,家里空调坏了,我也没修。」

  牛雄笑了笑,说:「没关系的,我是热体质的人,平时就热习惯了。再说,
毕竟在别人家里,我就穿了一件,光膀子不太好。」

牛雄一直没跟我说过他工作的事,我也一直以爲他是一个粗人,想不到还挺
知节的。"

  我噗嗤一笑,「还害羞呢,健身馆里那麽多人你还不是脱了?」

牛雄嘿嘿笑道:「不一样的。 」

  我伸手在他胳膊上摸了一下,汗津津的,「我们认识也有几个月了,你也别
把我当外人,你看你都热成什麽样了。反正你不穿衣服的样子我见多了。」说着,
我自己也笑了起来。

  牛雄确实也热,听我这麽说了,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衣服脱了下来。露出了
里面一身的腱子肉。

  我仿佛能感到一股雄性的气息扑面而来,忍不住心跳加速,轻轻吸了一口气。

  他脱了衣服,舒服了很多,又大口大口吃起来,而我确已经没什麽胃口了,
我上面的嘴已经不饿了,我下面的嘴却开始饥渴了起来,我的眼睛不住地在牛雄
身上游弋,想象着他压在我身上的感觉,下身一股液体涌出,打湿了内裤。

  「怎麽了?」牛雄发现我没怎麽吃饭,问道:「没胃口?」

「啊……没什麽,想起我已经很久没这麽跟人一起吃饭了。」我连忙说。

  「哼!你那个男人,真不是东西。」牛雄有些忿忿道:「幽兰你别生气,我
实话实说,哪有女人赚钱养家,男人什麽事都不管的道理?再说了,就算你生不
出孩子,十年的夫妻情分他也不讲了?」

「不说他了。」我岔开话题,「你怎麽这麽壮啊。」

「天生的。」牛雄瞥了我一眼,说。

  「天生的?」我有些吃惊,又有些嫉妒。

  他过了一会,才笑道:「骗你的,怎麽可能是天生的。不过我确实天分就比
较好,后天练得也勤快。你说你,三十岁的人了,跟小女孩一样好骗。」  

我没想到牛雄看上去憨厚老实,居然被他捉弄了,一时有些脸红。

牛雄不等我有时间尴尬,把一直粗壮的胳膊伸到我面前,「捏捏看?」   

我轻轻掐住他小臂上一块肌肉,完全掐不动,我使了使劲,感觉跟石头一样,
他放松下来之后,肌肉便不再那麽硬,而是厚实而又有弹性。不知道是不是我的
错觉,他的身体好像很热。

  「练了多久啊。」

  「十多年了。我以前是个胖子,后来下决心减肥,一减就停不下来,十多年
过后,就这样了。」

「减肥减十多年,你也算是厉害了。」我取笑道。

  「问题是我以前最重的时候也没上两百斤,减肥十多年,你猜我现在多重?」

  「两百一十斤!」

  「都快有两个我这麽重了,不过现在是肌肉,跟以前肯定不一样的。」我捏
着他胳膊上的肌肉,爱不释手,牛雄也不吃饭了,气氛有些微妙。我也开始热了。

  「我也有点热,去换个衣服。」我说了一声,然后进了卧室。

我脱光了衣服,赤裸着站在大镜子前,心里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我看着自
己的身体,这是一具很诱人的肉体,胸前是两团肥硕的大奶子,柔软而又坚挺,
43E的尺寸足以让任何人满意,乳头比较大,但是乳晕很小,腰腹得益于我经
常的锻炼,平坦光滑,没有一丝赘肉,屁股白嫩饱满,如同熟透了的水蜜桃,大
阴唇肥的流油,小阴唇有些长,皱褶很多。隻是阴部阴毛太浓密了点,阴唇也比
较黑,这是我唯一比较遗憾的地方。除此之外,都很完美。没有男人能拒绝这样
的肉体的。

  我又穿上已经完全湿透了的内裤,没带胸罩,仔细挑选了一件白色睡裙。镜
子里,透过白色的睡裙,可以隐隐约约看到里面黑色的乳头和内裤。

  现在的我,就像是一个勾引野男人的荡妇,不过我本来就准备这麽做。我也
许不是一个淫荡的女人,但我是一个欲望无比旺盛的女人,每天早晚我都要自慰
有时候甚至一天三次!而前几天,正好是我的月经期,借着月经期,我已经禁欲
整整一周了!就是爲了今天,我能在欲望的控制下,成爲一个荡妇。

  走出卧室,牛雄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我。

  「怎麽了,我一个女人,总不能也光着上身吧。」我说。

  「幽兰,你前夫真是……」牛雄说

  「不是说好了不说他了吗。」我沖他翻了翻白眼。

  「我还有些热。」牛雄忽然又说。

  「热?热你就继续脱呗。」我故意装作随意地说。他上衣已经脱了,现在只
有一条短裤。

  他也不废话,脱掉了短裤,露出健壮的大腿,他穿的是子弹型的内裤,内裤
胀得满满的,就像是塞了一个装满了水的气球在里面。

  我的目光直直地盯着他的胯下,这样很有损形象,但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

  我看得出来他还没硬。没硬就这麽大!要是被他压在身下,用那大鸡吧狠狠
地日进我的肉穴……

一股热流涌向下身,我的双腿一软,几乎要高潮了。

牛雄伸手扶住我,「怎麽了?突然头晕了?」

他不是在取笑我,我能听出他话里的关切之意,这让我不由得心里一暖。

  但是我欲望已经充满了我的头脑,我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了卵巢、子宫、淫
穴……我久旷的身体渴望着交配,渴望着雄性的肉棒,渴望着男人的精液。现在
我只有一个念头——让牛雄操我,狠狠地操我,然后把浓浓的精液射在我的身体
里!

  「腿软了。」我顺势坐在牛雄的大腿上,他的大腿几乎有我的腰那麽粗,我
的双腿得分很开才能坐下去。我的阴户紧紧贴在他的大腿上,他肯定能察觉到,
我的内裤全湿了。

  牛雄也完全明白了现在的状况,他双手一拉,我刚穿上身没多久的裙子就被
扔了出去,身上只剩下一条内裤,两隻肥硕的大奶暴露在空气中,乳头已经硬挺
起来。

  我对自己的乳房比对我拥有的任何东西都自豪和自信,无论是在公共浴室还
是在A片里,我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乳房比我的更好的女人。43E的尺寸已经足
以压倒大部分人,更难得的是,它们并没有因爲巨大而下垂,依然骄傲地挺立在
我的胸口。它们也是完全真实的,软嫩的手感跟硅胶假胸不可同日而语。

  牛雄的反应完全应征了我的自信,他的表情写满了惊喜。我晃了晃身子,两
隻肥硕的奶子泛起一股肉浪。牛雄受不了了,低吼一声,大口一张,把我半拉子
奶子吃进嘴里去。我发出一声满足的低吟,双手在牛雄宽口厚实的背上抚摸,细
细感受着一块一块充满弹力的肌肉。牛雄贪婪无比,大口大口吮吸着,想要把我
的奶子整个吃进去。我扭动屁股,用自己的阴户磨蹭着牛雄的大牛腿。

  「操你妈!」牛雄忽然吐出我的奶子,怒吼了一声,然后把我打横抱起。我
一手往他胯下伸过去,摸到了梦寐以求的大鸡吧。这?难道是我太久没摸,手感
找不到了?这也太大了吧!我真的摸得是一个男人的鸡巴,而不是他的手臂?

  牛雄迈开步子,几步走进卧室,把我粗暴地扔在床上。

  我迷醉地看着牛雄,他喘着粗气,脖子上肉筋浮现,因爲天热而出的一身汗,
让他黝黑的肌肤泛着油亮的光,大鸡吧把弹性极好的内裤顶出一个高高的帐篷。

  「别操我妈,操我。」我捏着自己的肥奶,淫声说道。

  牛雄纵身一扑,压在我的身上,两百多斤的体重把我深深压紧了床里,他大
块厚实的胸肌碾压着我肥白柔嫩的奶子,某个灼热的硬物顶在我的肉穴外面。我
的肉体上有些微的痛苦,但我的精神上无比地幸福,我甚至希望他永远这麽压着
我,把我压死,把我压成肉酱!

  他把我压在床上,碾了几下,撑起身来。我得以喘息,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
牛雄的裤裆鼓了鼓。我知道男女在上床的时候,不需要装矜持,也不需要隐瞒自
己的欲望和想法,毕竟对方可以说是自己最亲密的人。事实上,放得更开一些,
双方都会玩得更爽一些。今天我也没有矜持的打算,我早已决定要将压抑了一周
的性欲完全释放出来,彻底做一回荡妇。

  我摸着牛雄的胸肌,指甲轻轻挂过边缘凸起的肌肉纤维,挑逗着黑色的乳头。

  牛雄也完全放开了,一改刚才的文雅,化身嗜血的勐兽。他一手扶住我的腰,
另一隻手抓着我完全湿透的内裤,「嘿!」他手臂上的肌肉小山般隆起,用力一
拉,价格不菲的内裤被生生拉断,破布被他扔到了床下。

  我两腿间的阴户和浓密的阴毛暴露在这个男人的眼前,那里,一片泥泞。

  牛雄一手使劲揉捏着我的肥奶,即使是以他的大手,也隻能覆盖我一半奶子,
他大力捏弄着,给我带来一波波微痛的快感。另一隻手摸向我的淫穴,拨弄着我;
的阴唇和已经凸出来的阴蒂。我不知羞耻地把双腿大大分开,方便他玩弄,双手,
则捏弄自己的奶子。

  「操,骚货,这麽多水。」我的淫穴里,淫水泊泊流出,没多久就把牛雄的
手弄湿了,他喝骂道。

  我淫笑着说:「水不多,你的大鸡吧不是日不进去?」

牛雄不说话,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往我的肉穴里钻去。我又长叹一声,同
样是两根手指,自己的和男人的怎麽差别就这麽大。牛雄的手指挤开我的肉穴,
四处抠挖了几下,然后轻车熟路找到了我的G点,我闭上眼睛,细细体会着。牛
雄绝对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了,他的手法很娴熟,动作也很快,我的快感一波波
袭来。

  但是,不够,我要大鸡吧,明明有一根粗壮的大鸡吧在我身边,我干嘛还用
手指。我推开牛雄的手,爬了起来,他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仰躺在床上。

  我跪伏在牛雄双腿间,面对着他的胯下,隐隐闻到一股异味,这味道让我的!
心跳更快了。我迫不及待地趴下他的内裤。

  一根巨大的肉筋怒龙出海一般弹在我的脸上,同时,一股浓重的味道扑鼻而
来。这股味道怎麽说呢,你可以说是臭的,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我竟是如此喜欢;
这是牛雄胯下鸡巴的味道,是男性荷尔蒙的味道,是「性」味,这股味道仿佛有
着催情的作用,我实在太喜欢这股味道了。

  然后是他的鸡巴。这是怎样的一根鸡巴啊!我一直以爲欧美A片里的黑鬼的
鸡巴就是人类的极限了,而牛雄的鸡巴则推翻了我的认知,比我的手臂还长,比
我的手臂还粗,上面爬满了弯弯曲曲,筷子粗细的血管,通体乌黑发亮,暗紫色
的龟头比鸭蛋还大上不少。这才是真正的「第三条腿」!

  我喜欢这跟鸡巴,我想要这鸡巴每天都塞满我的淫穴,我想要割下来,永远
揣在怀里,走到哪带到哪!   

「怎麽这麽大啊。」我有些惊奇。

  「怎麽样,喜不喜欢。」牛雄晃腰,用鸡巴抽着我的脸。

  「喜欢,喜欢,爱死大鸡吧了。」我抓住大鸡吧,毫不犹豫地舔了上去。可
惜舌头的灵敏度没有鼻子高,隻能尝出一股淡淡的咸味,没有那股腥骚的味。搜
我一手按摩他拳头大小的卵蛋,一手扶着他的大鸡吧,舌头舔着龟头以及鸡巴上
扭曲的血管。

  舔了一会,我站起来,把他灼热的牛鸡吧按在我的淫穴外面过了几圈。我的
淫穴一直就很爱出水,就这麽一会儿都跟尿床了似的,弄湿了一大片床单,牛雄
的鸡巴这麽大,在我的肉穴外面滚了一圈就湿透了,跟从水里捞的出来一样。我
又趴伏下来,双手捏着肥奶,把粗黑的鸡巴夹在中间,给牛雄乳交起来。白嫩的
乳肉夹着黑硬的鸡巴,借着淫水的润滑,上下滑动。

  「爽吗?」我问道。

  「爽,真他妈的爽。」牛雄回答道。

  我看着眼前窜动的龟头,心痒难耐。我舔了几下,把龟头添得全是亮晶晶的
口水,长大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