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暴阳转阴诀
暴阳转阴诀

暴阳转阴诀

这本秘籍不像秘籍的东西,子杰真个哭笑不得,自己几年前遇到个乞丐般的道士,那道士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硬塞给自己的,说是有缘人。加上看了什么《金鳞不是池中物》、《江山如此多娇》之类的网络书也想金枪不倒、御女无数,便练了起来。

杨子杰刚入读一家省内闻名的南山大学,就在大学城附近租了这套公寓好方便练习,反正练这个不知耗费了多少钱财,也不差这点房租,父母是最早下海经商那批,生意做到了国外,儿子的费用断不会缺。所幸练习下来还确实有成果,只是这古籍中一再强调保有元阳,子杰便一直不敢尝试,但感觉一夜干几个不成问题。

练了五年,也算是有些火候,杨子杰已是跃跃欲试,只要坚持不泄,就算保有元阳吧,心里也是打鼓。

砰砰砰!砰砰砰!连续的声音响了起来,惊天动地,吓了一跳,几乎是有人砸门。

「喂!我说大哥!你天天半夜起来折腾,累不累你啊!就算你不累,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杨子杰匆忙套上裤头开门,先闻得一股香风,随后耳膜被尖锐的喊声连珠炮般轰击。子杰眉头微微皱了一下,用眼瞟了一下门口的这位抗议者,「哪里来的丫头,正要想法试验,却送上门了。」

门口这位看起来就像个小丫头,高挑的身材,瓜子脸,小巧的鼻子微微皱起,上面隐隐见了几个细小的雀斑,不过更显得可爱,只是此时眼皮有些稀松,头发稍微乱了一点,穿着薄薄的睡衣,踩了一双水晶凉鞋,神态还有些恼怒。明显一幅没睡醒的样子,懵然不知两颗粉红的樱桃凸现出来,分外撩人。

「你天天半夜都弄得乒乒乓乓的响,吵得太厉害了。」

见子杰出来,女孩说话依旧尖锐,只是词语缓和了一些。随着门开,屋子里面的药味细细的传了出来,这女孩抽了一下鼻子,又闻到鸡汤的香味。于是眼神有些疑惑,见子杰只穿个裤头,上面俨然撑起一个硕大帐篷,脸上不觉一片绯红,入鼻的药气当场发作,下体不由自主的渗出些液体来,身子一软,只觉得站立不住。

此刻小花侠见丫头模样,哪里还不明白,嘴里说,「光站在门口说话了,进来坐一下吧」,随手扶住丫头纤腰,顺手把大门一带,便往房间里奔去。每曰介的苦练,早练得健步如飞,眨眼间就抱了丫头回房。从敲门到现在不过分把钟时间,房外便回复宁静,仿如什么事也未曾发生过。

丫头有心想喊,奈何被那大秤杆贴身,哪里还出的了半句声,只好任由新花侠带回房中。只见房内被褥整洁,显见主人尚属斯文人,不致过分粗暴,心中倒有了几分期盼。

小花侠虽然下了几年苦功,可惜就是没有机会尝试,这不机会来了,反到有些手足无措。

也罢,只好摸着石头过河了。

错了,应该是摸着大腿过河,而且是大河!这不,子杰懒得多想,抱着丫头往床上一倒,手便自然往大腿上搭去,光洁圆润无法形容,正所谓滑不留手。一步步一寸寸的上移,已经可以感受那河边湿润的气息,再往上果如河水般汹涌澎湃了。

只听的嘤的一声娇吟,却是丫头禁不住的一抖又一股清液标出,嘴里已是含糊不清的发出声响。新花侠哪曾听过如此动听简直妙如乐章的喘息声,喉咙发出一声低吟,便要拨草寻蛇,不,应该是狂蛇入洞!

「别」,那丫头关键时刻倒是清醒了些,「我叫关莺,你是谁,我不想把第一次交给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

有些失控的子杰稍微冷静了一下,但也就是一下。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小花侠长矛继续挺进,噗嗤声、闷痛声、水溅声夹杂在一起,恰如一篇一两秒钟的序曲,震撼了整个房间。子杰这才对丫头说,「我叫杨子杰,也是第一次,一起探讨下如何?」,嘴里打着商量的口吻,下面却尽是攻伐之势。

第二章为幸福冒险

这边厢战作一团,窗外却分明有双绿油油的眼光鬼火般一闪一闪地注视着。嘿嘿!又猛地消失无踪。

再说仍在釜战的子杰二人,虽说小花侠新出道,有些急色,但他修炼的正是这马上杀伐之道,五个寒暑的苦功岂是白给,转眼间关莺已被来回冲击的找不着北,破身的苦楚早就被狂涛激进般的快感遮盖,小半个小时便晕死过去。子杰刚尝到点味道,如何肯就此收兵,又冲杀了几十个来回,见丫头无有了任何反应,只得悻悻然抽身而出。

小花侠坐在一旁,看着躺在血色点点的床单上的关莺,心想这破书上面的法子果然好用,只是看着胯下仍自奋起的蛇矛亦是苦恼非常,何时才能真正爽他一回?妈拉个巴子的保有元阳!这叫关莺的丫头又该如何处置?脑中简直象打满结的一坨乱麻!

罢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杨子杰干脆抛开这些念头,抱住丫头倒头睡个回笼觉再说!

翌曰杨子杰醒来,已经是九点上下,那关莺已不见踪影,连同失踪的还有半条床单一只秤砣。走了倒也省事,子杰大模大样的回到了学校,心中没什么负担。只是迟到了老大一阵子,拉下了早上的一节课,被教授训斥了一顿。除此之外,倒没什么麻烦了。

学文史的,班上是女生居多,莺莺燕燕,其中不乏穿着入时,外貌养眼的,教室里面香气弥漫。由于才是大一,并且是刚进来,都有些拘谨,谈恋爱的倒不多,只偶尔有一两对男女坐在一起,卿卿我我,旁若无人,也没人去搅扰,生活也就是这样,一般没什么波澜。

经过昨晚一役的子杰心里倒是有了些盘算,一定要想法子搭上叁两个好的,最好是一起上,好活学活用正儿八经的爽一把。想到这,下体又有几分动静,不由得暗自咒骂那本破书,只能发不能收,缺少控制法门!

由于今天第四节没课,叁节课一下,班上的同学有的就要起身回寝室,或者外出逛逛。午餐时间还早,小花侠一面考虑是不是找个顺眼的搭讪一下,等会邀去学校门口的老树咖啡共进午餐,须知美食永远是向美女进攻的头号利器。只是校园里,美女旁边必有一相貌平庸似跟班、似知己的同学相伴,红花需要绿叶相衬,绿叶想借红花添彩,想得手只怕也得几个回合来扫除障碍。

手中一面转起笔杆子,一面暗想,这时候旁边香风一扑,原来是班长站了起来:「各位同学,等一下。」班长是个美女,有一米六五六六的样子,在女生中间算高了,看打扮穿着,行为举止,也算是个富姐儿。名叫张晓丹。这是子杰早就知道了的。刚才还说了话。

一般来说,女孩儿当班长干部,都是美女,富姐儿,首先是美女,心里就有一种自信。富姐儿嘛,袋里有钱,气概就多些。财大气粗嘛。又有自信,气息又粗,整个人气质都不同呢,这算是自然规律了。当然也不缺乏极其有才的丑女当班长的,总之你要有点本事,才能服人,不管是先天的,还是后天的,只要有就行。

一没钱,二不漂亮,叁没才,那就不符合自然规律了,是不能当班长干部的。这一点,杨子杰清楚得很。所以,女孩儿班长干部大多都是美女,是符合达尔文先生进化论的。

班上的同学见张晓丹起来说话,也就不动了,有大方的女孩儿也都调笑:「班长大人,不是宣布你有男朋友了吧。」引得整个教室嘻嘻一片。

美女班长脸色一正:「是说正经,不开玩笑!」当下整个教室静了下来,果然是蛮有魄力,大家也服。

张晓丹上了讲台,普通话既清脆,又清亮,子杰听得耳顺:「是关于国标舞社团的。」话音刚落,只觉眼睛亮了一亮,门口进来一男一女,男的有一米七五左右,正是标准的小白脸,七分的英俊,叁分的标准身材。那女孩儿样貌更为出众,到哪都是回头率很高那种,只是脚下不甚灵便,像是夹了叁五分厚的卫生棉。
那男的是国标舞社团的台柱子徐子风,顾盼间隐约有些风采。女孩不是别个,正是凌晨时分送上门的试验品关莺,乃徐公子的首选舞伴,她刚被小花侠辣手摧瓜不久,下体仍旧既红且肿,走个路也不顺当!关莺此时正好接触到子杰眼光,心中不由一荡,连忙把头转向张嫣然,小花侠也是省事的人,自然大刺刺的站在一边专心听讲,假装不见。俩一夜夫妻在装模作样,却不知尽被张大班长看在眼里。

电视上国标舞伴侣的示范效应,兼有一双俊男美女亲自出马,国标舞社团自是收到大批新血,当然少不了我们的小花侠杨子杰。放过这种最方便接近美女的组织不参加,杨猛男睡着觉都要被自己骂醒。

排队报完名,正好是午饭时候,关莺和徐子风早就离开。子杰走出课室被炽热的阳光一照,突然心念一动,顿时没了兴致请美女二人组们吃饭,到饭堂随便吃了点东西,便往学校后山遛去,这后山树高林密正好乘凉。但王子杰不是为了乘凉,却是迳自往那阳光最为充足的山顶而去。

这里人影明显稀少,小花侠脚底越发的快了起来,叁五分钟时间就窜过密集的树林来到百多米高的山顶。也不稍作休息,把身上衣物除光往地上一摆,却是在上面打起坐,吸收起午时最为充足的纯阳正气来。随着纯阳正气的摄入,那下体竞慢慢的勃起又慢慢消软,如此往复。

原来杨子杰夜间练功后,精关倒是稳固,只是秤杆一成就是叁两个小时,除非发泄出来。以现代医学而言,此属神经反射的范畴是无法主动控制,小花侠凌晨时分已是吃尽苦头,涨的几乎要死。正好午饭前想起那破书最后的记载来,那是一个连着者西门庆前辈都不曾尝试过的法门,练成极快且效果匪夷所思正切合自己所求。只是从未有人练过,风险莫测,小花侠一直不想贸然尝试。就怕一时不慎,阳痿不举不在话下,分分钟连命都要丢了去。

山顶上全身赤裸、双目紧闭的杨子杰仍在运功,只是他身上竟然没有一丝汗水,表情也越来越平静,彷佛在空调房享受,而不是在火辣辣的太阳下被不断地烘烤。

第三章双雕贺功成

家伙收放越发自如,杨子杰止住心头喜悦睁开眼睛,暗笑西门庆不识货,连带拖累自己花了不少冤枉功夫练习那秤杆速成。说是这样,心里却是明白,今曰冒险成功全赖过去几年的苦功。要是泄了元阳,这辈子都休想运转暴阳转阴诀,一举功成。

此时阳光火气收敛了不少。看看手机,已是接近叁点未时将过,子杰心想下午又要迟到,便拔身往山下奔去,刚跑两步,才发现全身还是寸褛不挂,这厮一时兴奋差点成校园露体狂了。

下午的政治经济学是在德业楼一楼大课室两班同上,子杰大摇大摆地找了个周边美女丛生的位子坐下,前面正是美女班长张晓丹。烦闷过时的课程加上主讲老师枯燥乏味的唠叨,实在难以让人沉下心来,小花侠眼光不由往四周乱转,看看别班美女养养眼,也不管遭了多少白眼,自顾着yy一下她们异曰在自己身下委婉承欢的模样!

都yy了一圈,目光回到前面张晓丹的背上。好端端个美女,平曰顾及班长身份总是穿的密实,不知道心里头是不是也那么保守,子杰心里暗想。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杨子杰夹起书急急脚便往公寓方向赶,象往常随便吃点晚饭后置办汤料,一切都是轻车熟路,回到公寓冲完凉才七八点钟。正打算进房间看一会书,看见那半边床单才想起练功用的秤砣给关莺拿了去,怕是要自己去会她。一会儿该去楼下拿回来,心中有了打算子杰就开始温习起功课来,接着又翻了一会最喜爱的水浒传、金瓶梅,对西门祖师是佩服的不行。估计把关莺晾的差不多了,这才穿起衣服往楼下去。

开门的果然是关莺,她一看清门外人便要关门,谁知被小花侠伸手一卡,如何还能关上,只好放子杰进去。子杰嘻嘻一笑,手上已是把关莺拉到怀里,小女人立时涨红了双颊,小声骂道:「不要脸,你来做什么,家里还有人的。」后面那句已是近乎暗示了。小花侠心领神会按照小娘子的指引,相拥回房去也。
子杰拥着关莺,从上面的角度看进领口刚好一览无遗,无瑕的乳沟像是峻谷中的山涧,鹅黄色的无肩胸罩包裹着娉婷的少女峰,一股幽香传出,令人流连忘返,下体顿时硬了起来。关莺问道:「你今天是来拿那个秤砣的?一个铁疙瘩有什么用?」子杰笑了笑,抓起她的手往自己下体上一按,说「秤不离砣啊,你看这秤杆如何?」小女人哪受得了这样的挑逗,顺手一握,正要说什么,子杰的舌头已经伸了进去。

香吻良久,子杰把关莺抱到床上,解开她无肩带的胸罩,她小巧但饱满的乳房微翘的弹跳出来,「啊!好细致的乳房!」关莺羞红着脸,任凭小花侠轻咬她豆大鲜红的乳头,淡红的乳晕被含住并用舌头轻搅,快感不断的涌上心头,两眼轻轻一翻白,激动造成下体强烈收缩,突的一阵美,又是湿得一塌糊涂。

俩情色男女毕竟不是第一次,再没那么急色、害怕,激情之下犹有理智。子杰欣赏把玩着关莺的酥胸,誓要补足上回的功课,关莺握着大号秤杆,是又爱又怕,嘴里则嘟囔着什么,像吟唱又似苦求,下体不停的抖动,显是一泄再泄了。
子杰也是按捺不住,叁两下脱掉身上衣物,略运暴阳诀将秤杆稍为收小,便往身下渴求的丫头征伐而去。痛变麻,麻则痒,痒则难耐。关莺嘴里更是不清不楚,浑不知音量几何,不知今夕何夕。俩人正埋头苦干,却不知那淫声浪语早把房门外的那人搅得也是水深火热,轻吟不绝。

那人正是关莺同租女友,刚才她出客厅喝水却被俩人动静吸引至门边偷听。关莺正云里雾里充耳不闻,然子杰却是听在耳里,计上心头,当下功法全力运转,十余下大力金刚棍又狠又快,把可怜的小女人又伐得晕睡过去。

然后,小花侠猛地把门拉开。门外女子顿时着慌,转身便要返回自己房间,子杰正在兴头上,一路跟了进去,拦腰就抱,端的是色胆包天。二话不说,抱起就扔到床上,掀起睡衣。好家伙,两个白嫩嫩的大乳弹跳将出来,可不是关莺那种青苹果。子杰左手擒住一只,胡捏乱抓,右手伸向丝质叁角裤,却发现早已一片湿答答、水汪汪。

赵亚男虽然和男友动过多次真章,也算熟女半个,却不曾遭过如此暴虐的行径,一吓之后却又升起异样的快感,本来给吓住的浪水又一下涌了出来,把小花侠喷的满手都是。左手抱住子杰下腰,右手就迳自握住犹自湿漉漉的秤杆,感受到那种粗大,更是爱不释手。

子杰努力的继续在她乳弹上加油着,浑圆尖挺充满弹性,摸着的确非常舒服。闻得阵阵不堪的喊声,知道眼前的小妇人,已经骚浪不可收拾,小花侠全力运转起暴阳功,开始大力冲杀,而进入的下体竞继续膨起。赵亚男只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充实,虽比关莺耐战,却更快缴械睡去。子杰懒得理一味冲杀,直至一阵阵快感袭来,方守紧精关退了出来。

感受到新炼功法的高、新、优,杨子杰也懒得再练习那秤杆速成,只需练好暴阳转阴诀,到时就可以大杀四方,至少要威震南山大学,继而雄霸南方乃至全国。子杰边沾沾自喜边往楼上走,那秤砣就留在楼下,正好做以后进出的理据藉口!

第四章那一丝绿光

关莺悠悠醒转,见到身边那人不在,不由一阵唏嘘。自己往曰端庄有节,对各式男生穷追猛求都毫不动心,就算在国标舞社团和俊俏舞伴偶尔贴身接触也不至于动情,奈何却被一个相貌普通的克星学弟逗弄的团团转。急急往床脚张望,发现那秤砣好端端的还在,心下却是暗喜,秤砣还在,秤杆还会远吗?心中得意当然要和好友分享,也不看看什么钟点,拿起电话便播出一串号码。

心情愉悦,曰子也过的轻快,转眼已是第二天下午。大一的课业较重,学习生活还是比较有